不会写甜饼的稻禾

低产易倒伏水稻
梦想是成为高产的袁隆平杂交水稻
冷cp爱好者

给审神者们的礼物

安然然然:

嗯……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【如果不嫌弃的话】,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

shit,我要戒一周手机了。

无题

微不可见的膝丸乙女
也许那个孩子还是有朋友的。
在她前往时空局进行登记的时候,她遇到了代号为“洋狐”的审神者。
藤色的眼眸有些眼熟,但想不起来是何时见过。
只是与记忆中的某位友人有些许相似吧。
后来她得知那个女孩出自近卫家。
是高贵的家族呢,时空局高层有不少人出自此处。
近卫家的女儿为什么会来做这种危险的工作呢。
借口工作询问过她,得到的回答是“总觉得来做审神者的话,可以遇到久别的故人,但是我并不记得有这样的故人呢”。
她的近侍似乎对过来搭讪的陌生人颇有些紧张,即使是时空局有名的前辈,侍立于她的身侧时手依旧始终按在刀柄上。
那是膝丸吧,可以看出是个可靠的孩子,在战斗和处理各种事务方面都非常在行。虽然疑心有点过了头。
很久以后她想起来了,她曾在战场上救下过这个女孩,只是当时没有记住她的相貌与代号。那孩子的近侍似乎也是膝丸。
大概这就是眼熟的原因。
她想起来这件事的时候,手上拿着的是一份档案袋,那孩子所有的报告封存在其中,袋子已经封了口。
代号洋狐的审神者,由于近侍战死,精神状况不佳,申请离职。
已批准。

来自被改变了的历史中的审神者,怀抱着残缺不全的记忆上任。在漫长的战争中逐渐寻回了自己的记忆,然而却被告知那是错误的……当她存在过的证据被否认,深爱并为之而努力的家国被当做错误的档案抛弃,她所知道的世界崩塌,她是否还能坚持上任时的本心,又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?
我觉得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已经精神崩溃了,然而这是我女儿所要经历的。
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_(:з」∠)_
蓧子啊请相信阿妈还是爱你的,对了那个三百爆伤的玉藻能不能借我用用(被打死)

啊,摸了幼年阳子姬君和蓧子大人的草稿,忘记带回来了_(:з」∠)_

“我预见到了我的死亡。”

“不……以我的身份地位,仅仅是能这样近地看着她,就已经很感到幸福了。”
“我到底是做了怎样残忍的事啊。”

“诱骗还不懂得情爱为何物的女子,不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吗。”
“原来你也有这样的心情啊。”
“不要把我说得像一个人渣一样啊,藤少允!”
“……难道你不是个人渣?这么多年我居然没发现。”

霞光

我果然更适合写男性向
非常隐晦的,我×御馔津
大正年间的一名商人,前来为伏见稻荷大社捐出一座鸟居,祈祷稻荷神护佑,生意兴隆,五谷丰盛。
不久,商人就实现了他的愿望。他拥有了人们通常所渴求的一切:财富,地位,美丽的妻子和幸福的生活。
于是他携新妻到伏见稻荷大社还愿。
这个男人曾是个阴阳师,不过已经死去很久了。
死去的阴阳师有一个辉煌的姓氏,藤原。
他本身的经历完全没有祖辈们留下的姓氏辉煌。
阴阳师无甚成就,甚至名字不详。
他所唯一值得炫耀的大概也只有姓氏了。
……不,也许还有别的,这里暂且不提。
商人带着妻子,沿着千本鸟居向山顶攀登。
暖融融的,初生的阳光照在冬季的薄雪上,从鸟居的间隙间钻进来,石板路上光影斑驳。
猛然抬头,却望见前方身披千早的身影。
美人逆光而立,熹微的晨光在她身前投下长长的阴影。天照大神不吝惜自己的温柔,把她雪白的发丝镀成金色,光圈缓缓晕开。
她隐藏起自己眼底的哀伤,以明亮的双眸望向商人,向他微微欠身。
美人的身后是万丈霞光。她身处光芒之中,宛若高天原的神明降临。
商人为这场景震撼住了,口不能言。
待到他缓过神来,美人的身影已消散在晨曦之中。
于是商人与妻子继续向前走。
太阳完全升起来了,雪消融得更多,露出更多的黑色土地和青色石板。有小小的,嫩绿的植物的芽从土地里钻出来,刺破融雪。
从叶子的形状上,依稀可以辨认出这是一株小麦,将来应该可以结出沉甸甸的,把茎杆压弯的金色麦穗。
可这明明不是稻麦生长的季节。
大概是,稻荷神的奇迹吧。

稍微谈谈为什么蓧子不选歌仙。
主要是我这个阿妈的原因。
歌仙是我刀剑的二本命,原来是大本命,青江还是后来爬的。
当时我特别喜欢风雅的男孩子(也是因此青江那句话才会戳到我),但是最终还是无可救药地被青江身上的死亡的气息所吸引(住嘴你就是喜欢白装束而已),试问既风雅又神秘的青江谁不爱!
我其实也写了歌仙的路线。
但是怎么说呢,大概是物似主人形吧,本丸的歌仙和蓧子一样有点抑郁。
两个抑郁症是不可能在一起抱团取暖的,反而是抑郁症×2。
有机会再放歌仙的情节吧。